欢迎访问!
香港开奖六台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开奖六台宝典 > 正文

從“絕望主婦”到“青春文學女王”“暮光之城”作者梅爾的勵志史

发布日期: 2021-09-16浏览次数:

  中新網北京3月9日電 (記者應妮)一個月之後,斯蒂芬妮梅爾的名字將再次密集出現在中國媒體和關注小説的人群中。由她所著的“暮光之城”系列新作《午夜陽光》將由接力出版社出版,于2021年4月在中國上市。

  梅爾上一次在中國大眾視線裏頻繁出沒,還是2009-2012年的事。接力出版社在這幾年裏陸續引進出版了“暮光之城”系列的《暮色》《新月》《月食》《破曉》全四冊,據不完全統計,當時的銷量可達300萬冊左右。

  這四冊書在全球市場的表現更是驚人。作為梅爾的處女作,《暮色》2005年在歐美市場一上市就成了超級暢銷書,第三部《月食》上市時更是把當時日如中天的《哈利波特7》拉下美亞圖書榜首。系列全球總銷量達到1.6億冊,這意味著全球至少有4000萬人讀過“暮光之城”故事。

  “暮光之城”系列講述普通女高中生貝拉來到終日陰雨的福克斯小鎮,遇到高富帥男孩愛德華,兩人從第一次見面就開始互相吸引,貝拉在兩人的互動過程中逐漸發現愛德華的非人類身份。就像獅子和綿羊,捕獵者和獵物,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人最終克服重重困難,獲得了相愛千年的夢幻愛情。

  因為小説實在太火了,從2008年起,這個頂級瑪麗蘇故事被羅伯特帕丁森和小K(克裏斯丁斯圖爾特)聯手演繹成了5部同名電影,在連續5年的時間裏陸續上映,且熱度一直持續到了2020年。在TUMBLR(歐美最受年輕人歡迎的社交網站之一)2020年度電影排行榜上,電影《暮色》上映12年後依然進入了年度TOP5。

  一個女孩愛上男孩的愛情故事,無論是通過文字的抽象表達,還是影視的具象呈現,每年都能讓萬千少女真情實感地投入其中,忘我地追逐和故事有關的所有細節。在歐美頂級媒體的評論中,“暮光之城”被形容成一種引領青春小説創作方向的文學現象,斯蒂芬妮梅爾也戴上了“青春文學女王”的桂冠,並成為《時代》週刊2008年度全球百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

  在成為“暮光之城”作者和青春文學女王之前,梅爾沒有任何寫作經驗,社會身份甚至距離小説創作圈子十萬八千里遠。她是一個32歲的全職家庭主婦,是3個孩子的媽媽。

  很多人猜測橫空出世的梅爾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和戀愛經驗,用現實滋養自己的作品。梅爾曾不止一次在採訪中強調:“我在高中的時候根本不怎麼約會,我僅有的幾次約會經歷也不是很浪漫。”她甚至認為在現實世界中,青少年時期找到真愛是不可能的。上大學後,梅爾被戀愛經驗豐富的女同學戲稱為“初吻俱樂部”成員,在一場紙牌傳遞遊戲中,一個男同學“以教學為目的”,帶她體驗了一下什麼是接吻。

  21歲時,梅爾和亞歷桑納州的同鄉克裏斯強結婚並很快生了3個孩子,她的人生也從乏善可陳的青春進入波瀾不驚的婚姻。“在現實生活中,我只有一段長期的感情,那就是我和丈夫維持了25年的婚姻。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現在仍然需要每天努力地進行溝通和妥協。真實的愛情從來沒有虛構的愛情那麼完美,當然,它也有自身的優點。”梅爾在《午夜陽光》新書發佈期間回答全球讀者提問時,這樣形容自己的真實情感生活。

  照此走向,梅爾的人生多半是要朝著《絕望主婦》的戲碼一路而去的,是她身上潛藏的“讀者基因”改變了一切。梅爾的另一個身份是“資深書迷”——8歲第一次閱讀《小婦人》,從此不可自拔,沒事就拿出來反覆閱讀;對簡奧斯汀等一眾虛構作品女作家瘋狂迷戀,經常鑽進她們筆下的小説文本裏,體驗主角的愛恨情仇。在這個奇妙的虛構世界裏,梅爾近乎癡迷地享受著現實生活中不曾擁有過的精神愉悅。高中畢業時,梅爾獲得了美國高中畢業生的最高榮譽“美國優秀學生獎學金”,而後進入楊百翰大學,選擇了英國文學專業。

  梅爾沒有過多地坦露在以“家庭主婦”為職業的10多年裏發生過什麼,她只是用“悲觀主義者”來形容自己的現實生活態度。“如果你總是以最壞的結果來預測事物,你通常會感到驚喜。”梅爾在訪談中談到,“小説是唯一真正浪漫的地方,當我想從現實生活中‘精神大逃亡’時,就提筆寫下了‘暮光之城’。”

  2003年的一天,梅爾在結束家務後做了一個夢:一位少女和一個英俊迷人的男子坐在陽光明媚的草地上談情説愛。這個場景後來成為“暮光之城”第一部《暮色》的經典場景,且在同名改編電影中反覆閃回。

  “我沒有選擇非人類,是他們選擇了我。”在談到創作題材時梅爾強調,“我的潛意識比我自己以為的更著迷于他們。因為是在潛意識裏産生的靈感,所以我很難100%説清非人類為什麼這麼吸引我。我猜是因為他們身上的兩面性:足夠危險,讓人能感受到真實的恐懼;但又擁有美麗、永生、強大等人類艷羨的特質,當然,獲得這些的代價也非常高昂。”

  純真、懵懂、渴望愛情是這座夢幻樂園的入場券。針對“暮光之城”粉絲進行的讀者畫像調查顯示,絕大多數“暮光粉”是15-34歲的女性讀者,主要是中學生、在校大學生、職場白領、年輕媽媽等。

  事實上,作為“暮光之城”的第五冊,《午夜陽光》原計劃本應于2008年上市。一場突如其來的手稿洩露,打亂了所有安排。

  “我完全不知所措,不知道前12章的手稿是怎麼洩露出來的,也不知道如何防止可能出現的更大規模的泄密。”梅爾在回憶2008年《午夜陽光》手稿洩露事件時談到,“當時已出版的四冊書和上映的電影《暮色》都太成功了,我已經面對了無法想像的壓力,而手稿洩露無疑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當時的我無力處理眼前的困局。”

  事件最終以梅爾無限期停滯《午夜陽光》的創作收尾。時過境遷,梅爾在12年後的2020年5月突然宣佈《午夜陽光》創作完成,並於當年8月在歐美上市。

  在回憶《午夜陽光》長達13年的創作過程時,梅爾感嘆道,“你們無法想像,寫作這本書是一件多麼漫長又折磨人的經歷。”《午夜陽光》從男主角非人類愛德華的視角,重新演繹《暮色》中扣人心弦的愛情故事,看似相似的情節卻呈現出截然不同的詮釋,讓原本的故事和其中的愛情,以及角色特徵都具備了兩面性,同時第一次解開了隱藏在“暮光之城”故事背後的重重謎團。

  梅爾此次對“王國”的建造過程是前所未有的。“我喜歡在寫作中注入豐沛的想像力,天馬行空讓我不斷向前。但《午夜陽光》是在既定的故事框架下進行寫作,且還要寫出截然不同的新意,這對我來説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她談到,2015年紀念“暮光之城”10週年推出的《重生》(《暮色》性轉版,普通男孩和非人類女孩的愛情故事)給了她新的靈感,她決定甩掉電影和粉絲們加諸於故事和主角的包袱,重新回到愛德華和貝拉最初的人物設定。

  《午夜陽光》中的愛德華呈現出的人物特質是焦慮、悲觀,其程度足以讓原本以為自己對愛德華性格和“暮光之城”故事瞭如指掌的“暮光粉”們顛覆認知——在貝拉視角的《暮色》中,她始終沉浸在初戀的喜悅裏,從不承認和愛德華的愛情存在任何障礙,而愛德華則是給予她浪漫愛情的英雄,故事的整體基調是甜美、溫暖;愛德華也是第一次談戀愛,但他眼中的自己卻是不可救藥的惡棍,原本的自信被質疑和內疚擊潰,認為自己不配得到幸福的結局,帶動整個故事基調轉為陰暗、晦澀。

  2020年8月,《午夜陽光》在歐美多國同步上市,一週內登頂美國、英國、巴西等多地亞馬遜榜單。短短幾週之後,它在歐美市場的銷量逼近了200萬冊,並把“暮光之城”系列其他已出版作品全部帶回了美國亞馬遜青少年讀物分榜前10位。

  16年過去了,女孩們依然被梅爾和她的王國深深吸引,為愛德華的焦慮、猶疑肝腸寸斷。2021年4月,《午夜陽光》即將登陸中國市場,關於梅爾和“暮光之城”的故事還將繼續……(完)